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让我们最后一次走进今天结业的传奇买手店 Colette

发布时间:2017-12-21 14:10:26来源:id中文网

 这家我们最爱的巴黎时装买手店在今天永久停业,我们花了一下午时间与它告别。身为创始人之一的 Sarah 也借此向我们透露歇业后自己的下一步打算。

如今的 Colette 依旧人头攒动,顾客们不厌其烦地在门口排着层层队伍,位于地下室的餐馆和水吧挤得水泄不通。在一个明媚的下午,坚守于巴黎20年的 Colette 买手店即将开始布置最后一个合作系列的展示,这次的伙伴是 Saint Laurent。而在此之后,这间备受青睐的时装概念店将永久性关门谢客。

1997年,年轻的 Sarah Andelman 和母亲 Colette 在自家公寓楼下的闲置铺位里做起时装生意,一段传奇自此开端。从那以后,这间店铺便以出色的橱窗布置而闻名,逐渐吸引了众多各路人士前来合作,从行业巨擘到潜力新星无所不包,在圈内有口皆碑。很快,这间巴黎的店铺被正式命名为 Colette,并建立起引以为傲的陈列风格:设计师时装、配饰、摆件、艺术书籍和杂志的混搭结合,还推出了从 Chanel 到 Aston Martin 的一系列合作产品。

然而聚散终有时,20年的辉煌即将在圣诞前夕划上句号,Colette 在12月20日这一天正式停业。当我们前去赴约时,Sarah 正在楼上的展厅里忙活着,她并不想在镜头中过多抛头露面,转而带我们逛起店来,介绍起她当下最爱的单品和联名以供我们拍摄。

亲切友好的 Sarah 极具商业头脑,她和 Colette 的发展历程紧紧联系在一起,在和我们聊天的同时还不忘打理眼前的陈列。当我们走在店铺中,她会习惯性地摆摆货架上的商品。你完全可以说 Colette 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不仅是作为她和母亲之间的纽带,更是她潜心经营了20余年的心血。

在22岁就和母亲一起开了这家概念性的商店,当时是什么感觉?

其实就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们俩平时也很亲近。我刚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她后来也承认说开这家店就是为了能和我一起工作。

你认为母亲 Colette 对年轻时的你产生了怎样影响?

她对我的影响体现在工作方式上。母亲永远是马不停蹄地做事,以至于我小时候很少见到她,也没收到过她送的什么礼物。我印象中母亲始终是早出晚归。

这间店铺倒是能看做母亲留给你的礼物,是个时代的纪念,不是吗?

当然了,不过在经营 Colette 之前,母亲最常和我念叨的还是工作、工作、工作,我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曾央求过她 “我想多见见你!” 但她会说 “能到处走走有什么不好吗?” 然而随着 Colette 开张纳客,她没那么强势了,反倒给我很大的自由度,尊重我对品牌的挑选、对展示空间的陈列,我非常感激那段共同相处的时光,就好像是在学校学习一样,每天都在接触新的东西。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当时一点一滴都意义非凡。

你们在创立 Colette 时做了哪些构想?

首先是不同事物的混搭,我们当初的口号是 “风格,设计,艺术,美食”。从一开始就不拘泥于时装和美容,这是一个更为多样的融合空间,艺术、街头服饰、设计、家居和餐厅纵横交错。也是从刚一开始,我们便坚定了在经典品牌、年轻设计师,以及我们支持的品牌之间取得平衡。我们会把关注点主要放在创造力上,继而发掘有趣的创意人才,并为他们提供表达自我的空间。

你们在1997年3月20号开业,当天有没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那天我们简直忙得不可开交,想起来挺糟糕的。不过我还记得开业的时候,我们在橱窗和一楼的透明盒子里放了活的蝴蝶,预示着我们的开始。那画面真的很美,等我们关门当天还要重现一遍,很有纪念意义。开业伊始,我们的 logo 是橙色的,当时想的是每隔半年就换一次颜色,我们很荣幸地能在起初就引入像 Kiehl’s 这样的品牌,并和一些运动品牌建立了长久的合作关系。我们还会去挑些 Emilio Pucci 的单品,当时它还只在一些纽约的小店为上流女士服务,但我们把它带进了巴黎。因为 Pucci 以前只专注纽约和伦敦市场,所以法国的消费者们对它的出现十分好奇,但也有很多人质疑我们这种经营方式撑不过半年。

还记得你卖出去的第一单里都有什么吗?

之前20周年纪念的时候,我让收银员把第一单的小票打了出来。看完还挺惊讶的:我们当时卖掉了像《Self Service》和《Purple》这样的杂志,还有一些 Kiehl’s 的美妆品和很多 Red COMME des GARÇONS。

你在挑选货品上有什么讲究吗?

多数凭感觉。我们的产品范围很广,而且必须亲自去搜罗,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不会主动找上门来。我也会经常感到迷惑,就比如现在每个品牌多多少少都会借鉴点别人的设计元素。有时在我看来,不少东西都跟我们已经售卖的非常像。所以我们得尽量地找到一些新鲜的物件,但必须要是原创而有品质感的。即使有些品牌设计很酷,但质量不过关也不行,这是对客户的不尊重。除此之外,我们对品牌有很大的开放度,没有什么特定的界限。回想起我们之前还会把 Prada 和 Gucci 这样的高级时装跟 Bless 和 Jeremy Scott 这样叛逆戏谑的风格一起混搭。而且在过去半年中,我们每个月都和一家新晋品牌开设快闪店。

你是如何保持店铺风格始终如一的?

我从来不是那种坐下侃侃而谈的人,也绝对不会说出 “对,这看起来相当棒,顺其自然就好。” 诸如此类的话。我通常都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从不回头看。

你认为 Colette 备受欢迎和极具影响力的秘诀是什么?你们与之前和之后的时装概念店相比有什么不同?

我可能没资格说这些,因为我们本身也处在时尚的泡沫之中,不过是环顾四周,把喜欢的东西引进来而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认为我们在不断地跟上时代的脚步:不管是挑货还是店铺的陈列。我们会经常在货架摆放和灯光明暗上微调,可能人们注意不到。当周围事物在不断发展时,你也得能跟上脚步才行。千万别坐以待毙,多着眼未来。我们从未刻意赚取影响力,不过是坚持我们热爱的事情罢了。

巴黎这座城市给带来 Colette 多大的影响?

Colette 确实是为巴黎而生,为巴黎而活。当我们搬到这里时,楼下的店铺已经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发现这里之后,就立刻有了零售项目的蓝图。虽然在此之后接到过伦敦、纽约等等大城市的分店邀约,但我们都婉拒道,“抱歉,你们当地都有很好的店铺了!” 现在巴黎的好店也不少,然而97年时这里的百货店确实很无聊,所以我们才想要投入其中,给业内带来些新鲜感。当然我也很欣慰,能够见证巴黎、见证巴黎时装周这些年的不断发展。

走进 Colette,每每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店内的香气。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其作为一个店铺元素的?

原因很简单,我们之前做蜡烛——如果没记错的话第一款叫 “Sea” ,盒子上贴着一张很美的照片。于是我们考虑店里应该来点香味做点缀,就把它拿来用了,应该是无花果香型,后来渐渐成了店铺的招牌。但我已经对它习以为常,闻不出什么特别了。现在还是会有人问我当初那是什么香味,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之后我们又把香味换成了Air de Colette,并一直把它作为我们的特有香气。我认为这样的氛围对每个商店、每个品牌来讲都是不错的选择,就像音乐之于店铺的意义,点到为止即可。

Colette 始终与品牌和设计师们保持着稳定的合作关系,这算不算是令该店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呢?

我们确实做过很多联名合作,多到记不清了,但能有幸和 Chanel 这样的品牌联手还是让我们很激动的。早在六七年前,我们就和 Hermès 合作了一个围巾系列,又因为我们钟爱马卡龙,所以又找来了 Ladurée 合作。当然合作名单里也有像 Nike 和 Adidas 这样的运动品牌,甚至有时只要我们想到了个好点子,就会不停地联系品牌,“来,让我们这样做吧!” 这些年的合作简直太多了!

有没有哪个没来得及合作的品牌?还想合作些什么?

Louis Vuitton,但我们之前和设计师 Kim Jones 在男装系列上有段合作。另外的话,我觉得和 Coca-Cola 的合作应该是圆了我们的梦,品牌为我们设计了瓶子,还有像 Smart 和 Aston Martin 这样的汽车品牌。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要合作了,基本上我们都涉及了吧。早先和航空公司有过间接合作,还做过单车、摩托车,感觉太棒了。

今年6月 Balenciaga 把一辆车搬进店里来了,你们是怎么送到二楼去的?

从窗户进的。我们紧张极了,而且吊车抬到一半还坏了。我们是早晨7点开工的,一直忙到晚上10才大功告成 。整个装置无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你收藏的这些杂志和艺术书籍可谓一大亮点,布置这些和陈列服装有什么区别?

确实跟服装有些区别,因为经典杂志已经到处都是了。97年我们开店时,书架上还仅有《i-D》和《The Face》。这两本是我最初收藏杂志的动力。像是《Self Service》就偏独立一些,发行量很少。你也知道巴黎报摊都是什么样子,他们习惯卖法语期刊,只有法语报纸和杂志,我记得很清楚。于是我们就开始联系纽约和伦敦的杂志公司,直接跟他们合作。时间一长,分销商开始意识到巴黎的市场广阔,开始给我们提供更多的协助。但归根结底《i-D》是我在伦敦翻开的第一本杂志,我也毫不犹疑地把它摆在 Colette 的货架上。如今优秀的独立出版物不胜枚举,也惊喜于越来越多数字化方式的呈现,然而每一天都有新的杂志不断涌现。我青睐那些和美食、艺术、插画相关的时尚杂志,刚刚到了一期新的《Papier Magazine》,他们用许多插画作品做了一期致敬 Colette 的主题。现在,杂志已经成为了艺术品,能激发灵感,十分重要。

你接下来会做什么?正在计划接下来的工作吗,还是打算先休息一阵?

我会在 Colette 坚守到最后一天,之后我想还是处理一些 Colette 的后续事宜,继续和品牌与艺术家合作,或者直接参与品牌幕后工作吧。

采访结束后,Sarah 又一头扎进公寓内,收发邮件、组织布展——开始为接下来与 Saint Laurent 的合作系列忙碌。该系列联名涵盖了惯常的服装、配饰、鞋履,以及特别推出的轮滑高跟鞋、 滑板和打火机等。Sarah 将于最后一次离开 Colette 之前在橱窗重现蝴蝶飞舞的经典布置。

Colette 和 Sarah 在20年间一直坚持着她们所热爱的事业,追随自己的直觉,毫不妥协。她们已经成为行业翘楚,并打破实体壁垒,在网络零售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虽然这间传奇店铺将在本月底,随着人们的一片惋惜而落下帷幕,但 Colette 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有始有终,也算是令人欣慰。Colette Roussaux 将会从此退休,不再为店铺的琐事发愁,而 Sarah 也会投身其他的事务之中。毫无疑问,Colette 作为零售界传奇的影响力将一直持续下去。正如 Sarah 所言,“永不停息,着眼未来。”

【责任编辑:刘逸伦 】
0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