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河南科级女官员替母寻凶十年 曾有人出160万让她停手

发布时间:2018-01-23 08:36:38来源:法律与生活-大白新闻

原标题:科级女干部替母寻凶十年,称“是爷们,就站出来”

闹市区撞人逃逸案9年未破,期间有人想出160万让家属封口

闹市区撞人逃逸案续:已成立专案组,此前曾有人出160万让家属“别再告”

【记者/张喜斌统筹/陈威】2008年5月12日,河南省平顶山矿工路市消防支队对面发生一起车祸,伤者宋小玲(化名)在路上步行时被由东向西行驶的肇事车刮撞后倒地受伤(后因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车向西逃逸。后经调查,交警找到了疑似肇事的蓝色面包车。

2008年8月26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显示“不排除面包车与死者相接触”。但由于证据不足,疑似肇事车辆被扣押一周后即被放走。同样的物证被送检至公安部,却未发现“可供检验附着物”。

死者宋小玲的女儿齐霞(化名)说,母亲的离世很奇怪,曾有神秘人想出160万让她不再继续追查此事,但被其拒绝。为此,齐霞坚持替母寻凶已近10年,为何如此坚持?齐霞对大白新闻说“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真相”。

母亲的离奇身亡

2008年5月12日15时许,河南省平顶山市闹市区(矿工路市消防支队对面)发生一场车祸,事发后肇事车辆逃逸,一位7旬老太宋小玲在事故中不幸遇难。事发至今已近10年,肇事车辆和司机却仍未找到。

“事发那天正好是汶川大地震,那段时间,我们家房子的拆迁安置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当天上午我母亲接到新程街社区通知,要她下午带着户口本去社区与康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协商安置赔偿事宜。”齐霞称,就是在赴约的途中,宋小玲不幸遭遇车祸。

齐霞说,由于事发的闹市区主干道上缺少配套的道路监控设施,事发周边的监控摄像头也未拍下车祸瞬间的情况。于是,宋小玲的家人在事发现场张贴悬赏公告,寻找目击者。一位出租车司机称事发时恰好途径此处,据其回忆,肇事车辆是一辆蓝色的面包车,并将他印象中的车牌号码提供给警方。

2008年7月30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委托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物证鉴定。同年8月26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豫金剑司鉴中心【2008】痕鉴字第【170】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

报告书显示:豫D-86**6面包车右前轮胎花纹与死者宋小玲裤子左裤腿的轮胎碾压痕迹纹理一致。死者宋小玲上衣背部碰撞擦划痕迹与豫D-86**6面包车后视镜在运动过程中,位置相对应,形状相吻合。鉴定意见:不排除豫D-86**6面包车与死者宋小玲相接触。

“报告出来后,我们家属曾抱有很大的希望。但几天后,我再去交警队,警方说因证据不足,已经把这辆车放了。我问哪些证据不足,对方说,这个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属于警方破案的情况。”齐霞还说,立案通知书也没给我,我想调卷查阅也没有同意。

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书显示,死者宋某某生前所穿衣服上衣背部有碰撞擦划痕迹,且“附着有蓝色物质”。齐霞认为,这个蓝色物质是本案最重要的物证之一。她回忆到,当时交警支队曾表示,将进一步到公安部去做微量元素的认定。

2008年8月28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交警支队将疑似肇事车辆(豫D-86**6号车、豫D63**6号车)相关配件,及死者宋小玲的短袖上衣送检至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衣服上的刮擦痕迹附着物与几辆汽车配件进行成分对比。

同年9月10日,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公物证鉴字【2008】4208号)显示,宋小玲短袖上衣上未发现可供对比检验的附着物,无法与豫D-86**6号车、豫D63**6号车油漆和塑料进行比对。

“蓝色物质到底去了哪里?”齐霞对此提出质疑,并到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与公安部进行查询。2008年12月11日,河南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关于对豫金剑司鉴中心【2008】痕鉴字第170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的补充说明”。

补充说明称,经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检验,“蓝色物质”并不存在。结合公安部《物证检验报告》分析“蓝色物质”是上衣纤维被碰撞挤压后,纤维颜色变化后形成的痕迹,并无蓝色物质附着。特此说明,给贵单位工作上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为母寻凶近十年

齐霞,曾是河南省平顶山市中原(集团)有限公司的皮鞋精品商场国际名品部主任(副科级)。死者宋小玲的女儿,因对母亲的死亡原因有所怀疑,自2008年5月12日案发后,开始走上了替母寻凶的道路。

齐霞说,案发到现在已经将近10年,但是这个案子至今未破。“我母亲出车祸那天是2008年5月12日,截止到现在已经整整九年多了,快十年了,警方一直说案件还在侦查过程中,但是到现在也没个说法”。

平顶山市政法委王姓副书记也曾表示:当事人家属曾通过信访的途径来反映情况,根据家属提供的线索,警方也曾刑事立案并进行侦查,“就这起交通案件来讲,目前尚未找到肇事车辆,还要继续查找线索破案”。

齐霞告诉大白新闻,大约在2015年底,曾有一个神秘人给她打电话,约其到一个高档会所里面的KTV里面见面,“当时已经是晚上,我赴约后,对方提出,这个事情已经这么多年了,给你160万,别再告了,也别再说要求破案”。

齐霞表示,她当时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为什么我母亲是在去谈拆迁安置的路上出事?为什么社区明知我母亲出事了却不告诉我?为什么被撞后送往的医院不是最近的而是路程很远的?为什么‘蓝色物质’没了?我觉得我母亲不是正常的车祸死亡,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查清真相”。

“母亲车祸前,我们有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都身体健康。母亲的突然去世,把我的生活完全打乱,为了追求真相,我就把我的生意、店面转让了,放弃了自己钟爱的事业,全力以赴走上信访之路”。齐霞说,信访的这近十年,尝遍了人生冷暖。

齐霞用“众叛亲离”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处境。齐霞说,“我知道他们都是出于好意,但是因为近十年的信访,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周围的人都成了说客,说这么多年了也没个结果,还不如接受救助……有很多的旁观者不理解,说我认死理,偏执,我只是要个真相,到底怎么着了?”

不过,好在有家人的支持让齐霞这么多年都坚持了下来。她的姐姐说“母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靠你了,不管走到哪一步,我都不埋怨”。哥哥说“想做那就去做,哥支持你,需要啥你说话”。妹妹说“不管走到哪一步,就是担心你的人身安全,要陪在你身边”。

【责任编辑:张怡 】
0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