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动漫看得多了,也想体验一把“深夜食堂”。

可又踟躇在一家居酒屋前犹豫不决——如何点餐、不露马脚地维持用餐礼仪、判断餐点正宗,都成为你征服世界美食路上的绊脚石。

老百姓在外菜面前的怂,从西餐刚进入国内时的笨拙和尴尬便可知。大多数心怀忐忑、颇具冒险精神的初体验,反而比不上一场反复无聊的验证。

秦老板掐灭了最后一支烟,利落起身系上围裙。他为一对常来光顾的父女亲自下厨——小女孩每次点的都不一样,爸爸则照常一碗拉面。如果老板不在,做父亲的还会有些许失落。

作为火影忠粉、同时也是居酒屋招牌之一的秦老板,取店名为“秦之家木叶村”毫不令人意外。日本学艺归来又在上海工作多年,秦老板最终选择落叶归根。郑州现有的三家“木叶村”店,风格相似却各有千秋,倾注了秦老板对美食的所有梦想。

居酒屋从诞生之初就刻画了“在家门口小喝一杯”的温情印象。不同于极为高档考究的怀石料理或是专门的拉面、乌冬面店——它更像是一副充满人情味儿的浮世绘。随性的空间与更综合多元的日式美食,让源源不断的回头客成为居酒屋最好的代言人。

日系啤酒的味道偏淡,酒精度也不是很高,在炎热的夏日傍晚,来一口雾气裹挟的冰啤酒作为开场一定不会错。因为总是卖断货,秦老板干脆就没有制作酒水单,当天酒架上有什么就卖什么,生啤也好、哪个陌生又随机的牌子酒也好,想喝就随缘挑吧!

日式料理讲究原汁原味,食材只有烹饪方法的不同,调味同蘸料全凭个人口味。

通常的下酒菜分几类:刺身、炸物、烤物、煮物、炒物、凉拌,任哪一类都有多达十几样的菜品。习惯了日料的寡淡与醇鲜,秦老板越来越懂得欣赏食材本身的魅力。少了那些花里胡哨的烹饪技巧,反而更能让顾客与食材间产生愈加真实的味蕾互动。秦老板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入乡随俗”,在口味稍重的中原地区,坚持了日料的本色。

只是来尝鲜的也有,比如经常被顾客跟风点的纳豆——虽“臭名昭著”,却是秦老板放松之余最爱的菜品,因为纳豆入口醇绵、后味甘甜,不仅保有黄豆的营养价值,还具有多种保健作用,能综合提高人体的免疫力。

据传古时候的日本只有“浊酒”,没有清酒。后来有人在浊酒中加入石炭,使其沉淀,取其清沏的酒液饮用,便有了“清酒”之名。清酒多用大米酿造,才15度左右,搭配刺身或味道较清淡的烤鱼再合适不过了。

而烧酒属于蒸馏酒的一种,25度左右——烧酒兑冰水是日本人常见的喝法,厚而不烈、不似国内白酒那般灼心炙热。

在日本工作的几年,味增汤是最常陪伴秦老板的工作餐。味噌又叫面豉酱,是以黄豆为主原料,加盐及不同的种麴发酵而成。味增汤作为日本的国汤,往往配以多种食材熬煮,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氨基酸和食物纤维,可暖身醒胃。

居酒屋的多元更好地发挥了秦老板多年的综合日料所学。无论是高档寿司、主食、汤,还是排挡风的大阪烧,秦老板信手拈来。反而是琳琅满目的菜品会让食客不知如何下手,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问店员——菜单上的“一品料理”就是你的救星,那里主推店里最热卖的单品,点它准没错!

从15岁听从家人安排学厨师,到后来偶然间接触日料——“做饭给别人吃”这件事直到以日料为契机,才突然间变得仪式感十足。秦老板喜欢日料干净整洁的案头,齐刷刷排放的各种调料,也喜欢居酒屋更具活力的各色客人。一天的忙碌后,无论是待在后厨收拾一尾鱼还是泡温泉、都让这位具十几年经验的日料职人感到简单而充实。

整墙的日式烧酒、清酒,和风的靠墙餐桌,鲤鱼旗、红灯笼、美食海报、低调幽静的榻榻米包厢……在氛围的还原、日风元素的打造上,秦老板可谓做得精致又到位。一迎门,便已然穿越至另一个遥远又熟悉的异国空间了。左上台阶,轻点木地板,转角再上,铃铛一响,穿和服的服务生们便会热情地出来迎接了——“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