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妹妹这种封号,大约同“豆腐西施”、“烧饼西施”类似,代指专做某种营生的草舍美女。我们今天探访的这家小店里也藏着这样一位玲珑西施—“白氏·海鲜妹妹私厨”创始人白盼,江 湖人称“海鲜妹妹”。

早上七点,通常海鲜妹妹还未到,海鲜爸爸老白就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老白总是会先到店。八点钟,这位后厨总管要一个人去最近的鱼市选购新鲜食材。然后配菜、洗菜、做营业前的准备工作。

这间不大的铺头,是家人一起奋斗了四年后,让老白倍感踏实的存在:进门摆着上下梯形的两个水产缸,几乎没有什么过渡,接着就是尽收眼底的两排桌椅。狭窄却温馨,令人心满意足。

“海鲜妹妹”最初是以外卖起家,没有实体店。而白盼在成为海鲜妹妹之前,也曾做过薪水颇丰的金融、房地产等工作。

突然决定辞职创业,她首先想到的就是会做菜的老白。

请老白出山的过程并不容易。而老白的担忧也不无道理:没有门店怎么能叫做生意呢?况且女儿现在的工作做得好好的,创业不是瞎折腾嘛!不像话不像话。也劝女儿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老白的话似千斤重,性格倔强的小白虽受了打击,却愈挫愈勇。多次争取努力之下,老白终于松了口,答应支持她创业。

这场冒险的交易,白盼给自己了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只过了两个月,父亲就把家里在做的生意停掉,把妈妈也叫过来帮忙了。

老白的菜烧得真心好吃,特别是海鲜。爱下厨的老白属于无师自通,不仅热爱钻研美食栏目里的菜品,连在外面吃到了什么好吃的,也要回家复制出来才行。

他也曾短暂经营过一个小饭馆,白盼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时的一大盘龙虾才卖30块钱。

特香,特解馋,吃完之后还想吃。老白不善言辞,说起吃的来却滔滔不绝。

比如那道招牌麻辣小龙虾,被他改良的次数早已记不清了。调料也从最开始的几种加到几十种:

一口下去已经是麻、辣、鲜、嫩、甜、酸、香了,还不时有从味蕾边缘反涌出蒜香、葱爆、椒油香,

霎时激活你沉睡的味蕾。

磕完了虾肉,料汁还可浇米饭,香甜下饭再好不过。

忠实粉丝白盼一个人就能吃下一整盘,不知不觉间就能将眼前的虾壳堆成一座小山。用她的话说:根本停不下来。

再说说老白独创的怪味藕丁:
醋与糖浇灌出雪白雪白的银骨,裹汁黏蜜独特、藕丁咬下去清新甜脆,解海鲜的咸辣正合适。

老白强调:勾芡十分重要,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而醋要用白醋,藕条黑了就不好看,更影响口感。

作为特批菜上桌的干锅炒鸡块,也是老白的代表作。

整盘炒鸡块没用一滴水,大料爆香后,用余油不断翻炒至焦香入味,可冷热两吃,作零食吃更是绝味吮指,妙不可言。

老爸不断钻研美食的态度,给海鲜妹妹带来了很多惊喜。

据说每一道菜上线前,都要经过两周左右的改良与试吃。海鲜品类则根据季节变化有不同的推荐,

比如夏天是麻辣虾尾、秘制带鱼、秘制花蛤、麻辣田螺,冬天就上各色鱼和大闸蟹。

父女俩一个管运营,一个负责后厨,哪怕一开始只有朋友圈这个小小的舞台,

也还是将生意经营得风风火火。从此,白盼成了朋友圈里那个人尽皆知的海鲜妹妹,

而老爸的手艺,也收获了郑州海鲜吃货圈里最好的口碑。

到现在,海鲜妹妹开了实体店又放开了加盟,生意越做越好,是预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海鲜妹妹满足于这样的状态。一家人在一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奋斗着,忽然—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