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郑永和常常到施工一线与队员们一起干活

当年工地上男女老幼齐上阵,靠着人力改造山河

穷山缺水行路难有人一辈子没下过山

辉县地处豫晋两省之交,70%的面积是山地和丘陵。距城区20公里的盘岭把辉县分成盘上、盘下两部分,从盘下通往盘上,是一条海拔1000多米的“十八盘”羊肠小道。因为行路难,有些人生老病死都在家中,一辈子没下过山。

而更让人揪心的是,当地严重缺水。缺水的村庄,人们只好常年不洗手、不洗脸、不洗碗,“渴的时候,真的是连露水都是宝贝。很多人都把瓦罐放到草叶下面接露水,或者把床单放在露水上浸湿,往下拧水。”

拍石头乡黑鹿河上游沟底有一个小泉,一遇天旱,方圆数十里的村民,都到这里担水。有时水桶能排一里多长,一天一夜也难担到一桶水。

三面环山、缺水少路、极其贫困,怎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改变辉县面貌,改变农业生产条件?

进入20世纪60年代,郑永和主政辉县后,迅速成立了调查组,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到最偏僻的山村,了解群众的需求。

县委通过全县大调查,制定了蓝图:治山治水,1969年庆“三通”:山区路通、水通、电通;1970年庆“三成”:建成化肥厂、小煤矿、地方小铁路;1971年大战郊东沟,1972年大战“洪洲城”。

这就是辉县的规划:开山修路、建设水库、开垦荒山、发展工业。“开始的时候老百姓都知道,不修水库,就得把村庄淹掉,人都得往大西北迁。”郑永和后来回忆,也就是移民修水库这一场“虚惊”,成了他们痛下决心“大干”的一个原因。

辉县人民干得好

如今,从老照片中,还能窥见当年热火朝天的激情:工地上,数万民工肩扛手提,男女老幼齐上阵,姑娘们也像男人一样抡着沉重的大锤。

当时,辉县开山凿洞没有任何现代化机械,只靠一把把铁锤、一把把钢钎,和电影《地雷战》中碫石头的场景一模一样:一个人把着钢钎,另一个人挥锤猛打,先在坚硬的岩壁上打出一个个炮眼,装进炸药雷管,点火放炮,再一筐筐把碎石抬出去。

靠着人力,辉县改造山河的成绩日新月异,先是劈山开路:“愚公洞”“向阳洞”“胜利洞”相继打通,十年间三创全国公路隧洞长度的最高纪录,通过一个个隧道,给当地人民修了一条条平直无险段的山间大路。同时,陈家院水库、石门水库、三郊口水库、宝泉水库逐一上马。整个上世纪70年代,辉县先后在5条大山洪河上建成了中小型水库19座,同时,建成总长3362千米的渠系。这些举措,不仅解决了吃水问题,也使当地粮食生产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1亿斤增加到1978年的6.8亿斤。

不仅如此,在后来的几十年间,这些水库还发挥着调节洪水的作用,也是几十万人吃水的来源。现在,有些水库甚至成了风景区。

曾在抗日战争时期担任过辉县县长,后任河南省委秘书长的王大海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在60年代末和整个70年代,辉县不仅是河南省,还是全中国变化最快的县。你离开辉县一个月,再回来时,很多地方都不敢认了。”

也因此,当时国务院领导讲到全国形势,用“全国大乱,辉县大干”来形容,辉县也以“辉县人民干得好”闻名全国。

(节选自《初心》第17页~21页)(请继续阅读A17版)

真革命假革命,要靠劳动来检验

“说了算,定了干,再大困难也不变。”这是郑永和的一句名言,至今仍被辉县人民传颂。但是,郑永和做的一切,由于发生在“文革”期间,遭遇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压力。

除了应付“造反派”,还有上级机关的各种“工作组”来开展各种运动,在种种风波里,郑永和明确发出号召:坚持工厂不停产,治山治水继续干。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辉县真正顶住了压力,以改造山河为主,政治气氛没那么紧张,政策落实得好,自留地、集市贸易都有,老百姓的日子还是很过得去的。”曾以新华社记者身份在辉县蹲点采访的陈大斌说。

然而,这种治山治水艰苦创业,改变辉县面貌的群众运动正好贯穿“文革”,因而长时间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

但当年打下的基础并不因人为评价而改变。至今,太行山区依旧是河南省扶贫攻坚“最难啃的骨头”之一,扶贫的最大难度,依然是缺水和交通不便。而辉县,在郑永和年代基本解决了这些问题,现在,同处太行山区,辉县不仅不是贫困县,经济发展指标在新乡一直处于龙头地位。

全县干部学石匠:领导迈啥步,群众走啥路

曾任新华社社长的穆青这样形容郑永和:中等个子,黑红脸膛,壮壮实实,一副山里农民的形象。如果不经介绍,谁也不会认为他就是县委第一书记。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辉县的工地上,和大家一起劳动,“要求别人做到的,郑书记一定会首先做到。”村民们说。

在治山治水初期,很多人存在着畏难情绪,没钱没技术没机械,说改造山河,有那么容易?但郑永和不怕:“领导迈啥步,群众走啥路。”正因如此,郑永和永远都是身先士卒,在辉县,“郑永和学石匠”的故事,家喻户晓。

1966年8月,在陈家院水库动工时,出工的人里只有300名石匠,算下来,光备石料就得4年。郑永和想了个办法:“从今天起大家都来学石匠,半个月后公社书记以上干部考试。”半个月后,县委常委、各公社指挥长背着铁锤、钢钻来到了考场。评选结束,郑永和拿了第三名。消息传开,全县人民火线练兵当石匠,短时间内,全县石匠由不足3000人发展到4万多人。

老郑有三宝:愚公队、石姑娘队、抗大学校

那时候,所有到过辉县的人都知道郑永和有三件宝:愚公队、石姑娘队、抗大学校。

“愚公队”是一支劈山打洞的专业队伍,由各公社选出的最能吃苦的青年组成。在后来的一系列建设中他们承担了最艰苦的建设任务,打通了当时全国最长的公路隧洞,建成了那个年代全国单孔跨度最大的公路石拱桥梁。

和当年大寨的“铁姑娘队”一样,辉县还有一支著名的“石姑娘队”。青壮年劳力不够,姑娘们就站了出来,她们拿来铁锤和钻,像男人一样干开山碫石这种重体力活儿。“石姑娘队”队长刘桂青带领的队员有68人,最大的24岁,最小的16岁。

当年辉县的团委书记张冬青,也是“石姑娘队”的队员。她记得,最多的时候,全县有60多支“石姑娘队”活跃在各个工地上。如今,张冬青也是一个优雅的老人,很难想象她当年在工地上抡锤。只是,她离不开一个茶色眼镜。当年,她在碫石头时,一个石头碴崩到了左眼里,她以为没啥事,坚持又干了3天,到后来眼睛发炎、化脓,送下山到医院里已经晚了,永久失明。

“你后悔吗?”这些年,有不少人问过她。“没啥后悔的,想想那时候,有人连命都没了。”

资金严重短缺时,郑永和号召全县人民省吃俭用,储蓄存款支援建设。号召一出,干部领了工资,除去生活费外,全部存入银行;老人把卖棺木、鸡蛋的钱存入银行;小学生也把吃冰棍、理发的钱省下来支援工程。他们集中一切财力,投入建设。  (节选自《初心》第21页~24页)

下期预告

有人问,辉县这样一块荒山区,有必要花那么多人力改造吗?为什么不把人搬迁走?郑永和一概驳斥。郑永和的想法是什么样的?请看下期。

文中内容为节选,若想感受更多精彩故事,欢迎购买《初心》书籍。订购电话:0371-86088258。

【责任编辑:张怡 】 【内容审核:李敏雪 】 【总编辑:甄慧敏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