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停牌近3年,昔日“鞋王”富贵鸟(01819,HK)复牌计划失败后,将计划取消上市地位。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此外,据资料显示,富贵鸟已负债至少42.29亿元。

“跌跌不休” 停牌近3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下跌

此前,富贵鸟停牌近3年。其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跌跌不休”:从近30亿元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并随后无更新。公司表示,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而资料显示,富贵鸟负债至少42.29亿元。

财报显示,富贵鸟货币资金流从2016年底的29亿元,降到2017年中的20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富贵鸟的可用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

2016年9月1日停牌前,富贵鸟股价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约合46.76亿元人民币)。有中资券商表示,如果富贵鸟取消上市地位,那么公司的股票就如同“废纸”,持有富贵鸟股票的投资者基本上亏损殆尽,在退市公告发布后,虽说可以转至场外交易,但非上市的股票已非流通股,即使卖出也往往无人接盘。

此前,富贵鸟已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顶峰时期 富贵鸟的鞋曾被权威机构评为“首届中国鞋王”

30年前,创始人林和平与林和狮、林荣河、林国强四人将原本的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变革成生产鞋类产品,1991年将工厂名称改为“富贵鸟”,于是便诞生了真皮鞋品牌富贵鸟。

富贵鸟生产的鞋曾被权威机构评为“首届中国鞋王”。顶峰时期,公司员工人数接近1万人,超3000家门店遍布全国,还聘请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

2013年,富贵鸟成功登陆香港市场,但这也是最后的巅峰时刻。

上市后公司业绩持续走低,2014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

从2015年开始,公司经营全面下滑,主要在于2015年前后鞋服行业本身受到行业发展周期影响,加上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凭借安全、便捷、成本相对低廉的优势,线上销售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一定挤压。

主营业务不振,富贵鸟又准备通过多元化投资来获取高收益,盲目走上金融领域,投资P2P及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叮咚钱包、“共赢社”便是其中的一部分。相较于毛利低、投入周期长的鞋服实业,富贵鸟管理层认为金融领域投资收入更快更高,但没想到却把富贵鸟带入了更尴尬局面。

负债累累 富贵鸟经营每况愈下,其债券价格一度雪崩

负债超40亿元、业绩连年下滑,甚至出现净亏损,富贵鸟不得已开始向外借债。但富贵鸟的信用等级已一路由AA下调到CC。CC级表示“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那么,富贵鸟的负债情况究竟如何?根据国泰君安2018年2月发布的报告,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至少49亿元资产很可能无法收回,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与此同时,富贵鸟债务总额约30亿元,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

富贵鸟经营每况愈下,其债券价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起,仅仅4个交易日,“14富贵鸟”这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以鞋偿债”1万元的债券可换111元和一双价值163元的皮鞋

今年5月,还不上钱的富贵鸟甚至拿出了用鞋子抵债的方案。以该方案计算,富贵鸟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

然而,这2.5%的清偿率还不是全部用货币资金清偿,一大半都是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即100元的债券最终能换来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也就是说,1万元的债券能换来111元和一双价值163元的皮鞋,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资料显示,上述债券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家,其中,涉及金额较大的有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合信基金,以及第一创业证券和中融基金等。

另外,对于富贵鸟的几位创始人来说,曾经还想着希望子女能够继承家业。但从现实来看,子女对家族财产的继承早已避而远之。

2017年6月,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林国强意外去世。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更是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

相关阅读

富贵鸟、达芙妮、星期六、百丽……这些老牌鞋企为何落魄

百丽,2017年7月27日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联合交易所;达芙妮,最高峰时期门店数量达5000多家,但从2016开始就在不停关店,2017年在全国范围内关闭了1009家门店,2018年则关闭了941家门店;星期六,2017年巨亏3.52亿元,一年亏损相当于此前7年的利润总和……这些老牌鞋企怎么了?

1.传统皮鞋“重销量、不重视原创设计”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变得挑剔,他们开始追求更能满足自己需求的个性化产品。对比之下,曾经为70后、80后消费者们所钟爱的传统皮鞋品牌们“重销量,不重视原创设计”的缺点开始被不断放大。

2.互联网让新品牌快速崛起

互联网的普及,让无数新品牌有了崛起的新契机。这些新品牌没有工厂,没有实体店,下单后由代工厂直接做货,品牌更新速度非常快。

3.老牌鞋企与消费市场脱节、加入电商太晚

业内人士表示,盲目扩张带来的高负债率,成为企业经营的“雷区”。此外,这些陷入困境的老牌鞋企大多还存在与消费市场脱节、电商渠道起步较晚等问题,造成企业库存高企、产品相对陈旧单一。

阵痛期后的一些老牌鞋企,陆续加速新老店面的升级换代,突出城市核心区域的布局;构建时尚IP、启动品牌革新,力图摆脱困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作为昔日的“鞋王”,达芙妮和百丽的落魄,更多的是因为消费者需求的升级及电子商务等新兴力量的冲击,而富贵鸟则是搞副业疯狂到不惜赌上整个企业的命运,还不忘把金融机构“拖下水”,令人唏嘘。

(据每日经济新闻、证券时报、中国证券报、中国基金报、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张怡 】 【内容审核:李敏雪 】 【总编辑:甄慧敏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