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一不小心,耽改剧成为当下网剧的流量担当,今年年初,由耽美漫画《艳势番》改编的网剧《热血同行》率先上线后,《鬓边不是海棠红》和《成化十四年》正在热播,虽然褒贬不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的顺利开播并被观众讨论让从业者看到了耽美小说影视化的另一种可能。

毕竟自从《上瘾》后,《镇魂》《陈情令》的爆红标志着这是一个影视蓝海,如今《皓衣行》《撒野》《默读》等多部知名的耽美小说也已经提上了影视化进程。然而从耽美到耽改的路上,还有多少禁区需要规避?如何照顾好原著粉和新观众之间的心理平衡?如何让大众接受这原本小众的艺术设定?“耽改剧”要想真正在市场上立得住,还需要更多努力。

耽改剧,不可声张却又疯狂生长

所谓“耽改剧”,就是从耽美小说改编而来的影视剧,这一概念和之前的“耽美剧”既有联系又有显著的差异。

2016年,由同名耽美小说改编的网剧《上瘾》红极一时,不但捧红了黄景瑜和许魏洲,也让人们看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商业价值,《上瘾》就是典型的耽美剧。这一类型在日本、韩国、泰国等国家和地区发展得很成熟,并且形成了强势的耽美经济,并拥有大批拥趸。

然而,《上瘾》在大红后迅速被下架,让从业者看到了“耽美”的边际,2018年,耽美小说《镇魂》被改变成同名网剧,该剧由白宇和朱一龙主演,在拍摄时表明已耽美情改为兄弟情,但剧中随处可见暧昧场景,以及温情的名场面。《镇魂》问世后,迅速收获大批粉丝,尤其是女性观众,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镇魂女孩”。

2019年,国产耽改剧的巅峰之作《陈情令》问世,成就了肖战和王一博两位演员,在此之前,王一博还是《天天向上》的背景板和“边缘人物”,肖战还是《庆余年》中的配角“言冰云”,但《陈情令》还没播完,他们已经晋级为国内一线流量小生的位置。

“耽改剧一般都是用不太出名的新人演员出演,用小投入、轻资本的方式进入市场,试图以小博大,这样的话,即使失败也不会承担太重的损失。”资深电视人张芸告诉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耽改剧”的脱“耽”之旅

在《陈情令》的带动下,2019年几乎成为“耽改”元年,据统计,2019年有59部耽改剧提上日程。

正在播出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和《成化十四年》则以脱“耽”为主,主创试图将它们纳入主流商业剧的范畴。

《鬓边不是海棠红》改编自水如天儿的同名网络小说,制作人于正为了让它进入主流的观众市场,不但去除了“耽美”,也不打任何擦边球,更是改变了原著小说中的故事主线,还启用了黄晓明和尹正这样的成熟演员,在剧中,无论是商细蕊还是陈凤台,都在乱世中呈现一身正气,有网友觉得“黄晓明和尹正之间没有CP感”,42岁的黄晓明和33岁的尹正虽然有演技,但他们的颜值和年龄确实是让网友无法体会到CP感,和去年的“博君一肖”相差甚远。所以说,就有网友将《鬓边不是海棠红》称之为“老年耽改剧”,将他们称之为“老年CP”。

然而在于正看来,《鬓边不是海棠红》并不是耽改剧,也不是电视版的《霸王别姬》,整个制作过程和理念都是为了弘扬京剧文化,是一部年代精品剧。

相比之下,由梦溪石同名小说改编的《成化十四年》被原著粉吐槽得有点惨,因为剧方给男主唐泛加入与原创女性角色的暧昧戏码,这个看似迎合市场的举动实际上是犯了耽改剧的大忌。《成化十四年》的原著为“清水文”,双男主并无过多感情戏,探案、与奸佞之臣斗智斗勇才是主线。

有业内人士认为,观众对“耽改剧”中的兄弟情是接受的,但过早地植入女主的路数是没必要的,“耽改剧中不是不能没有女性角色,但主线必须是双男主并行的,女性角色和男主的感情线也是不能有的。”

和其它商业类型剧不同的是,“耽改剧”是最要照顾粉丝的类型剧,而女性是粉丝的主要群体,据统计,《镇魂》女性观众占比为78%,呈现相似占比情况的还有《陈情令》;《热血同行》的女性观众比例在6成以上;《鬓边不是海棠红》播至现在,女性用户占比则高达87%,相似女性用户高占比的还有《成化十四年》。

所以也有一些原本不属于耽改的剧有意无意地在走“耽改路线”,比如由胡一天和张云龙主演的《民国奇探》就沿用了双男主的路子,效果出奇得好,原因很简单,毕竟“腐眼看人基”,迎合市场喜好而已。

“耽改剧”的未来在哪里?

有很多人会有疑问,“耽改剧”大行其道,价值导向会不会让大众担忧,有业内人士透露,耽改题材也要有正确的价值导向,这也是“耽改剧”的底线,同时,影视从业者又在努力剔除那些不太符合主流价值观的部分,争取呈现出来一部老少咸宜,既能让原著粉会心一笑,又能让普通观众甘之若饴的商业剧,这是很考验创作者功力的。

相比之下,创作市场对“耽美”的态度才是值得玩味的,《澎湃新闻》认为,从耽美剧到耽改剧,再到像《鬓边不是海棠红》这样已经不能被称作“耽改剧”的耽改剧,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对耽美剧中的“耽美”进行矫正过程,它一方面消费“耽美”元素,另一方面又对其弃之如履。

从演员成长方面来讲,“耽美”也成为他们在职业道路上进步的阶梯,从黄景瑜、许魏洲、朱一龙、白宇,再到肖战和王一博,他们无不是依靠“耽美”的红利而走红,但成为人气演员后又对这个称号避之不及,用尽一切方法尽快摆脱“CP”的头衔。另外又有大批新人演员扑进“耽改剧”的市场,希望复制前辈的成功。

“耽改剧”的未来,或许只是众多类型剧中的一种,它不应该是吸睛工具,更不应该是“割韭菜”的利器。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钱艳红 】 【内容审核:黄瑞月 】 【总编辑:黄念念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