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百度首页|精彩专题|广告合作:0371-86088516

首页|新闻|论坛|汽车|房产|健康|旅游|逛街|婚嫁|美人谈|娱乐|教育|家居|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

站内搜索

濮阳之窗

首页 今日濮阳 房产 政法 财经 曝光台 文明 美食 党建好声音 教育 健康

中国古籍中的“战”疫招法

发布时间:2020-02-21 09:15:38来源:大河濮阳网

       在中国古代,民间的疫病是经常发生的,读《尚书》《诗经》《国语》《史记》和《汉书》以及后世典籍,可知大多数朝代不同程度地发生过疫情。面对疫情,古人如何应对?在长期的“战”疫过程中,古人发明和总结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法。这些章法,时至今日,依然可鉴可用。

       一、隔离:切断疫病感染链

       古人早就认识到了一些疫病是由家禽、家畜传染给人类的,于是发明了“人畜(禽)隔离法”:人住人屋,禽住禽舍,猪住猪圈。通过改变“人畜(禽)混居”的生活状态,使一些疫源得以控制。另外,中国古代医家也施行了一种“场所隔离法”,即设立专门的场所,供病者居住,使之与未染病者隔离,避免人与人交叉传染。《汉书·平帝纪》记载:“元始二年,旱蝗,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这是中国古代关于隔离观察治疗的最早记载。公元568年,河南汲郡(今河南卫辉西南)僧人在西山寺设立了“传染病院”,专门“收养疠疾”患者。北魏时期,朝廷设立了“别坊”“医馆”,“遣医救护”。《南朝齐会要·民政》中载,萧齐时,太子长懋等人设立“六疾馆”,从国家层面隔离收治患病之人。史书还记载,隋唐两朝,朝廷设立了“疠人坊”“养疾坊”“病坊”“悲田养病坊”“福田院”等专业机构和场所,用来医治被隔离的病人。南宋时期,官府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安济坊”,病人依病情轻重异室居住,“以防渐染”。明清时期,麻风病泛滥,南方许多省份建有麻风病院。专门场所、专业医护,一定程度上切断了瘟疫的传染途径,阻止了疫病的传播。

       二、深葬:人为关怀断疫源

       不论哪次疫情暴发,在科学和医学不甚发达的中国古代,都会死很多人。如东汉初年“会稽大疫,死者万数”,尸横遍野,成为一种露天的传染源。那么,古人对尸体是如何处理的呢?据《周礼》记载,从先秦时期开始,凡遇民间大疫,官府都要采取措施,对民间尸体进行集中掩埋,作无害化处理。南朝梁武帝时,郢城暴发瘟疫,全城十余万口,“死者十七八”,朝廷下令给死者赐棺器盛殓,以防止疾疫传染(《南史·梁武帝纪》)。南宋嘉定元年(公元1208年),江淮一带暴发瘟疫,当地各级官府招募了大批僧人志愿者参与掩埋尸体。官府规定:凡掩埋尸体200人者,官府奖励僧人一道度牒(《宋史·五行志》)。此举使尸体处理进度大大加快,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瘟疫的蔓延。此后,全国各地争相效仿,并且设立了公墓——“漏泽园”,“瘗人并深三尺,毋令暴露,监司巡历检察。”漏泽园在各州县得到普及,仅在临安府就设置漏泽园12所,由僧人负责管理,官府支付薪水,每人每月给“常平米钱各五贯、米一石”。史书中还记载,明清时期,民间出现了大量的“施棺局”,每逢大疫之年,“施棺局”便派人沿街收尸,盛殓后抬到“义冢”掩埋。公墓的设立,不仅体现了人为关怀,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尸体繁殖传染病毒细菌的几率。

       三、药物:多种方剂克瘟疾

       翻阅古代的典籍,许多载有治疗疾疫的药物、药方,而且好多药方、药物还是名人所载,应有一定的可信度,值得我们继承和研究。比如宋朝大文学家苏轼在《与王敏仲书》中提到了治疗瘴疫方:“用姜、葱、豉三物,浓煮热呷,无不效者。”《宋史》中载,北宋景德三年,吐蕃铎督部族发生疾疫,宋廷提供了白龙脑、犀角、硫黄、安息香、白石英等76种治疫药物。宋人丁特起所著《靖康纪闻》中记载了另一种治疫方剂——黑豆汤:“黑豆二钱(令炒香熟)、甘草二寸(炒黄色),右二味以水二煎一盏,时时服之自愈。”元代文学家陶宗仪《辍耕录》中载:元朝初年时,元军发生疾疫,以大黄疗治,“活命者万余”。另据《周礼》记载,端午节时,南方一些地区将混有雄黄酒的石灰水洒于房屋角落,以抑制瘟疫。据出土的秦简记载,凡宾客入秦国城时,其乘车和马具必经过火燎烟熏以消毒防疫。由此可见,中国古人对药物防疫控瘟已有许多成型的经验。

       四、卫生:清洁环境抑病源

       古人在与疫病对抗过程中,逐渐发现了疫情发生与公共卫生之间的关系,从而开始重视起公共卫生事业来。周朝时,官府颁令民间,用含有碳酸钙和磷酸钙的牡蛎及草木灰来防疫杀虫。《月令辑要》中载:“北人二月二日,皆以灰围室,云避虫蚁,又以灰围仓,云避鼠也。”虫蚁和鼠在当时就是一些传染病的传染源。近年考古发现,秦汉时期,官府建有人工湖和饮水池,以确保水源不受患病动物的污染。汉朝时建有专门装粪便的容器、痰盂及公共厕所——“都厕”。南宋时期,泉州城内水沟湮阏岁久,“淤泥恶水,停蓄弗流,春秋之交,蒸为疠疫”,官府疏通沟渠,人居环境全面改善。明代科学家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载:“幂(盖)防耗损,亦防不洁。”他主张:疫病暴发时,将药物直接撒入井中,可用来防疫。

       五、防控:全民皆兵建体系

       从国家的层面来整体进行疫病防控,可以有效地遏制疫情的传播。湖北出土的《封诊式》竹简中记载:战国时期秦国就有逐级报告传染病和对可疑病例调查的制度。可见当时,朝廷已将疫病防控上升至国家层面了。北宋时朝廷规定,凡被派往边塞的将官,须带一名随行医官,以负责一干人的防疫。元朝时,民间出现了官府批准的“赤脚医生”——“医户”,其户籍由太医院管理,一旦国家发生瘟疫,“医护”们将无条件参与治疗。清代天花泛滥,人人“谈花色变”。清政府设立了“查痘章京”一职,专事痘疹的防疫检查。清朝《海录》中详细记载了查检“天花外入”的防控措施:“凡有海艘回国,及各国船到本国,必先遣人查看有无出痘疮者,若有则不许入口,须待痘疮平愈,方得进港内。”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一部中国古代的发展史,也是一部炎黄子孙与瘟疫的抗争史。读史可见,没有哪一种疫病不败于智慧的炎黄子孙!因此,我们有理由坚信,在医学强盛的今天,我们一定能够战胜新冠肺炎,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钱国宏)

       组稿:陈斌 周珂 王顺甫 马培玉

       编辑:王瑞华

       审核:韩振峰

       (大河网络传媒集团河南一百度濮阳频道、大河濮阳(网)热线电话0393-8976338 手机18939336696)

00001.jpg

网友评论

暂时没有开通

视觉阅读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