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生活简朴的史来贺,去世后故居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今日刘庄村,整洁漂亮,环境怡人。村民们住上了新楼房,过上了好日子

他走时,村民之间一对眼都是泪

“明天我去开会,跟你们请假了啊。”史来贺像往常一样,摆摆手,跟办公室里所有一起加班到凌晨的人,说了这句他每次外出都会说的话。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包括他自己在内,这次摆手后,他再也没有踏进办公室,而办公室里的人再见到他,是在刘庄的大礼堂,是他的遗体。

太突然了,刘庄人不能接受。他们的老书记骂起人来一串一串的,嗓门比谁都大;他们的老书记每天晚上都要像过电影一样,把刘庄的每家每户挨个儿过一遍;他们的老书记能把棉花种得那么好、能站在比他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发酵罐前从容指挥、能带着他们建第一批新房,还正给他们规划新村别墅;他们的老书记带着他们一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大的累,才把刘庄建得这样好……

这样的老书记,就这样走了?

史来贺临终前10天,住在刘庄。那几天,他家门外边都是一层层的人,几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也想扒扒往里头看。

《大地丰碑》一文,详细记录了他最后几天的惦记:

清醒的时候,他把呼吸机的金属插管咬得咯咯

响,他想说话。史世领双手捧着他的头,泪如雨下:“爸,你要交代的事我知道了,我一件一件对你说,如果说对了,你就别再睁眼了,嘴也别张了……”史来贺拼尽全身余力,听世领讲完他最后的牵念,几分钟后,就安静地沉入了平生从未有过的久久歇息……

史来贺的遗愿,是他在住院那些天里讲得最多的三件大事:一是投资3亿元,到2005年,使华星药厂的青霉素原料药年产量为8000~10000吨,成为全国最大的生产基地;使刘庄年产值达10亿元以上,年缴纳税金达到1亿元。

二是一定建好那400套集体别墅新村。三是把刘庄建成现代化农村。

2003年4月23日,史来贺在他最亲爱的刘庄走了。

4月30日,史来贺下葬。正值“非典”严重的时候,规模不让超过400人。但名单上的名字就有6000多人,“孝章不够了,买白花儿。白花儿也不够了。”

那一天,刘庄人走在大街上都是低着头,不能对眼,“一对眼都是泪。”

那一天,吴金印曾带着他的班子,专程从唐庄到刘庄,给史来贺磕了四个头。

老书记家里连个衣柜都没有

史来贺去世后,几个去整理他遗物的人,在他的客厅,看到了一套简易沙发,一个18英寸的彩电。在他的卧室里,有一台收音机,他喜欢听新闻联播。有一个笔记本,还有二十多本他平常看的书。它们今天还安静地躺在主人的床头。

临墙,从南到北扯了一根铁丝,挂着他和老伴儿刘树珍的衣服。所有的人都看哭了,“我们家家都看上了大电视,我们老书记家里连个衣柜都没有啊!”

史来贺走的那一年,刘庄355户人家,30多项福利,刘庄的固定资产9.9亿元,出口创汇3478万美元。福利中,一大项是刘庄在建的400套别墅新村。每栋别墅的成本都不低于50万元。

现在,刘庄1794口人,374户,一年的福利总价值是1700多万元。

每人每天半斤奶,每五天分一次肉;过年过节茶米油盐酱醋鱼肉猪肉各种豆,集体都发;热天全天的电价都很低,冬天有暖气;孩子们从幼儿园到高中都不要钱;看病在村里都只要1元钱,在医院除了医保报销外,剩下的集体都报销。

在新乡农村,有个规矩:家里老人去世,三年内不能贴春联。史来贺去世后的当年,刘庄全村人没有一家贴春联。

“很多事都忘了,但是老书记不能忘啊”

从2003年史来贺去世,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很多刘庄人说起史来贺,还是会掉眼泪。

“碰到一些节日,还会梦到他。在梦里老头都没闲着过,都是在那忙。”刘俊荣说。

至今,很多人春节的第一碗饺子,还是端给他们的老书记,刘庄人依然会在春节、清明节、阴历七月十五等各种节日,到刘庄展览馆、史来贺纪念馆“看”他。

他们端着史来贺生前喜欢吃的糊涂面条、干烧饼、菜窝窝、花卷馍——史来贺和老百姓走得近,老百姓了解他、认可他。

2016年4月23日,是史来贺去世的13周年,几个80多岁的老人买来鞭炮。有人问其中一位老人:“你还记得啊?”他回答:“老了,糊涂了,很多事都忘了,但是老书记不能忘啊!”

史来贺,他还活在刘庄人的心中。史来贺,他绝不只活在刘庄人的心中。

裴寨社区的裴春亮说起史来贺的经典话语张口就来:“我一辈子就做两件事——叫刘庄人跟共产党走,让刘庄人富起来。”

新乡市糖烟酒总公司董事长买世蕊说:“新乡先进群体中的好多先进人物,都是从小听着史来贺的故事长大的。他谦虚、和善、特别低调,见人都是笑,从不说任何人不好。他是我们永远都念不完的一本书。每次去刘庄学习,我都会在心里默念‘又来看你了’。”

吴金印说:“史来贺是我的良师益友。向史来贺学习,主要学三点,一是上级曾经把他调到郑州,他没去。如果他去了,就没有现在的刘庄了。他不是为了当官,有自知之明,这点我们俩很像,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二是史来贺有骨气。实行大包干的时候让分土地,有些地方分了之后就落后了,但史来贺没分,这是他的智慧。还有就是,史来贺卖小喇叭、搞药厂,与时俱进,我从心里服他。向他学习,主要学他搞工业,无工不富啊!”

一直研究新乡先进群体的张敬民说:“史来贺,他是新乡先进群体的第一个领军人物。”

有人说史来贺是谜,有人说史来贺是传奇,有人说史来贺是英雄。有人叫他老史,有人叫他老书记,有人叫他史劳模,更多的人叫他老头儿。

史来贺给自己留下了这些评价,给刘庄留下了这些称呼,给新乡和中国,留下了刘庄。

(节选自《初心》第94~102页)

下期预告

太行山深处的狮豹头乡公社,地处汲县、林县、辉县、淇县交界,是四地最贫困的山区之一,这里很多老人甚至一辈子没见过山外的世界。那一年,一个名叫吴金印的24岁年轻人来到这里,从此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责任编辑:张怡 】 【内容审核:李敏雪 】 【总编辑:甄慧敏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