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潭|创业女神 奢侈品背后的美女管家们
奢侈品背后的美女管家们

——

陈珂:“伯恩管家”创始人,入行奢侈品20年,专攻手表,文艺浪漫的双鱼座。

吕巧凤:“伯恩管家”合伙人,包具鉴定专家,古灵精怪的双子座。

一名穿着讲究的年轻人走进伯恩管家店内,唠家常般、说着如何如何在搬家时发现了这么个失而复得的物件,又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块精致的手表,请出要给老板娘瞧一瞧。

吕巧凤先接待过来,简单询问了几句,将接过的手表粗粗看了一眼,就递给了一旁的陈珂。“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一边续问道“是在专柜买的吗?”男青年:“那个……先鉴定吧……放得太久了想寄卖掉,都没怎么用过,朋友送的。”

陈珂不慌不忙接过来,先戴上鉴定专用的微型眼镜,再以左右手微小的高度差上下娴熟地捋过手表的每个细节:从表盘到指针、从按钮到表带。半分钟不到,就已经有了结果。但陈珂还没打算把表放下,她找准了时间点,不费力又一气呵成地说出了那个坏消息:“这个表不是正品。”

最具职业道德的“职业病”

其实一看到表,吕巧凤就断定那手表是有问题的,照她精灵古怪的性格,当然会把这种当“坏人”的烂摊子推给陈珂,好在成熟的陈珂早已习惯了扮演这种唱黑脸的角色。

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笔者,一再追问她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的。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却却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最早的时候银行都是没有验钞机的,需要不断培养员工鉴定假钞的知识。但假钞的花招不断更新,培训的速度渐渐跟不上了。于是他们想出一个终极办法解决了这个难题——就是不再培训他们假钞的知识,只训练他们辨别真钞的知识。这样就很容易得出结论啦:凡是跟真钞不一样的,都是假钞。

两姐妹在奢侈品行业结缘,各自拥有近20年的职业经验。被满屋子的世界顶级奢侈品包围,她们早已经对品牌和产品熟稔于心,甚至走在大街上看到人家穿戴的品牌,也会不由自主在心中鉴定一番,都已经成了“职业病”了。

其实这也是她们坚决不卖假货的原因。奢侈品行业里,很多都是真假参半地在做。但她们不愿折损自己眼睛里的专业度,虽然利润会变薄,但也会因此积累了一大批信任他们的客户来进行奢侈品的后续服务。

非生活必需品的必需性

1995年入行时,陈珂就在做进口手表。那时的国人大多对奢侈品没有清楚的概念,普通人只有在结婚需要“大四件”时,才发现可选择的贵重家私原来已经有那么多了。

1995年到2001年间,进口商品在中国进入一段密集竞争期。陈珂举例道:雷达手表在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甚至还尝试了高科技技术,并打出广告:“永不磨损,雷达表”。但随着后来市场的发展,卡地亚、欧米茄等高价手表也进入中国市场,雷达表又把宣传语改为“不易磨损,雷达表”。包括陈珂在内的进口商品从业者也在这时才渐渐意识到,无论是手表还是衣服、皮包还是鞋子、人参、领带还是豪华汽车,都有着追求极致完美与高昂标价的受众,都有可能诞生奢侈品——中国正在慢慢细分出所谓奢侈品行业。

奢侈品(Luxury)在国际上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奢侈品在经济学上讲,指的是价值/品质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奢侈品又是指无形价值/有形价值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在中国人的概念里,奢侈品几乎等同于贪欲、挥霍、浪费。其实,从经济意义上看,奢侈品实质是一种高档消费行为,本身并无褒贬之分。从社会意义上看,是一种个人品位和生活品质的提升。特别是近两年来轻奢的概念深入日常生活,奢侈品已经不再单纯地成为千万、亿万年收入人群的独享品,而成为一种更加时尚、超前的消费理念。

奢侈品到头来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价值和身份认同。

价值从守护价值开始

1995年之前,买不起的就叫奢侈品。20年后,更多的轻奢概念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工资微薄却身背上万元包包的年轻女孩,冒着可能被人冠上“拜金女”的名誉风险,省吃俭用、甚至“倾家荡产”深陷入对奢侈品的追逐。陈珂对这种情况表示理解:他们是希望通过奢侈品背后的无形价值,让自己及他人觉得“我值得”。

正是因为这份“值得”,入手成价值千上万元奢侈品的背后,必然存在一种异于其他快消品的环节:保养。感受到市场的召唤,加上想要更多陪在家人身边,陈珂从大名鼎鼎的新宇亨得利集团辞职,出来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不久后,挚友吕巧凤也加入。两人曾在集团的不同岗位各有专攻,一个精于手表、一个精于包具。创业六年来,陈珂与吕巧凤至今难忘她们创业以来走过来的每一步。

给人家保管贵重物品,风险和糟糕不是没有。记得有一次店里消防栓出问题,大水把店里东西都淹了。大部分损失较小或能及时补救,但有个顾客的限量版包包因为材质问题,损伤相当严重。“也不是赔不起,只是这种限量版包包想买都没地儿买去。”——陈珂想起那件事至今还心有余悸地回忆。

正常的包包送过来一般是需要七天,但工艺较复杂或破损较严重的可能就需要半个月或一个月。纯手工的修补,保养价格通常也不过几百块,有的还不到产品原价的百分之一。大多数(材料允许)情况下,产品都能恢复到九成新。但那个包包的工艺极其复杂:里面是皮外面是布、有线、有绳……共用了六种材质交叉编织而成,颜色不一样、织法也不一样。这可把两姐妹愁得够呛,天天睡不着觉,想着怎么样给人家修复到最好。当然,她们还是第一时间跟客人承认了错误,对方也理解并大方地说,“没事儿,尽量修,修不好还是我的。”之后她们跑遍了各地寻找需要的材料,历经多天日夜赶工,终于完璧归赵,也算是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这件事让他们认识了很多顶尖的手工师傅和材料渠道,也算是一种收获。

最初做品牌的时候,连很多身边的人都不了解她们是干嘛的。一提到奢侈品人家就会说:我可买不起奢侈品/你们那儿挂了那么多成千上万元的名牌包包,我都觉得跟你有距离……其实这些在别人眼里只看到的表面风光,背后有两姐妹太多不为人知的付出:比如背着巨大的行李箱满欧洲找货、为了一根原装丝线而奔波到满脚都起了泡……“创业嘛,都不容易,没什么好叫苦的。”

正因为她们吃苦耐劳不断学习,才有了今天的伯恩更加成熟全面的业务服务:包含但不限于奢侈品的鉴定、寄售、回收、保养,致力于私人物品管家相关的全面一条龙服务。品牌起名为伯恩,也是取义英文的New born,意味着新生、焕然一新。

美女管家们的家

自2012年品牌创立,“伯恩”目前已有三家分店,十几家合作门店。

正如陈珂所说,现代女性不再是单一身份,她可能同时兼具女儿、母亲、妻子、创客、老板等等多重身份。双鱼座的陈珂平时更有大boss的威严,做事一丝不苟。而双子座的吕巧凤更喜欢与同事打成一片,更温和一些。两人性格互补、成为了事业上的黄金搭档。而她们私下里的画风较之职场则更加立体生动,有些距离感的陈老板其实很想自己养养花、或者抽出时间来学画画;而活泼开朗的吕老板则“暴露本性”,更愿意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吃货或旅行家。她们在店里养了两只深灰色的英短,不知不觉间,已经把创业的门店当成了自己第二个家。

虽然服务的对象更多的依然是金字塔顶端20%的精英阶层,且身处世界顶级奢侈品的包围中。但这些并没有让她们忘记做奢侈品养护的初心和匠心:让给更多的爱不释手——重获新生。